市场传闻称中国可能会禁止或严格限制进口回收材料,美国回收商长期依赖出口来处理该国产生的大部分废旧塑料

摘要:自中国宣布2017年底将不再接受高危进口“洋垃圾”后,回收界就倍加关注,国内许多回收企业将市场瞄准国际市场,期望在国外获得商机。   简而言之,中国禁止进口废塑料将有可能促使塑料回收业投资转移到其他国家。  例如:几位回收企业的高管表示,国内形势越严峻,这意味着公司就越希望在材料源头(如美国)或回收成本更低的地方,如东南亚,建立工厂。  早期数据表明,贸易往来的数据可能会发生变动。自今年初,中国开始实施"国剑2017"打击行动,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废聚乙烯出口量从三月份之后就下降了50%。  同时,根据华盛顿废料回收工业研究所提供的数据,出口到印度、越南和台湾的废旧聚乙烯数量有所增长。  据报道,中国的回收业目前放眼全球,在世界范围内寻找机遇。  Parc帕克公司位于美国伊利诺州的罗密欧维尔市,是一家塑料回收公司,该公司在美国和中国都有业务,该公司表示目前正在积极与几家中国回收商合作,共同在美国的一个工业园发展业务。  该公司表示,由于回收的颗粒状物质并不列为中国禁止的"外来垃圾",所以其合作伙伴将会把回收材料加工成颗粒状物质或其他产品,供应到美国国内市场以及中国市场。  公司首席执行官铉颖表示:"我们重点关注美国国内市场,发展市场需求,同时向中国出口,满足中国疲软市场的需求。"  她表示,合作投资者希望"进入美国,而且越快越好。"她说,年初开始,人们开始有意进入美国,随着中国打击政策收紧,这种意愿越发上升。  中国废塑料协会会长证实,由于国家政策以及中国政府在7月18日向世界贸易组织发布公告,宣布禁止进口24种废料,包括所有主要等级的废塑料,目前很多中国企业都在计划转移业务。  中国废塑料协会会长兼执行总裁黄楚祺说:"关于在美国发展业务,已经在发生。""我个人认为此时很多人都必须将其业务转移到东南亚国家或在材料源头进行回收。"  他是香港Fukutomi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也是布鲁塞尔国际回收局塑料委员会的成员。  他说,将业务转移到其他国家,会给中国企业带来很大的风险。  他说,自中国 2013年执行绿篱行动以来,有些中国回收商试图转移其业务,但成功率"相当低"。"将业务转移海外国家后,也许只有百分之几的人能够继续留在业内。"  现如今,该行业准备比较充分,但他预测向国外转移此类业务仍将是一个挑战。  他说:"我希望成功率会高得多,但我认为80%的人离开中国后就无法在业内生存下去。"  从美国的角度看,美国废料回收工业协会(ISRI)表示,回收行业需要开拓新市场。  ISRI在7月28日的市场报告中说:"可能无法规避中国政府计划实施的进口禁令,那么就需要探索替代性市场并扩张垂直供应链。""没有哪个单一市场可以替代中国。"  该协会表示,更好的分拣、清理和加工设备可以提供"更好的产品,可以吸引美国国内消费者。"  香港环保组织"绿色地球"表示,中国大陆的禁令给香港的塑料回收业带来严重的风险。美国塑料回收商表示,他们仍在进行评估,但可以处理更多的材料。  有证据表明,中国禁令为其他太平洋沿岸国家进行循环利用提供了机遇。  新西兰环保部长尼克-史密斯(Nick Smith)于8月2日在一家(聚酯)PET瓶回收工厂的开幕仪式上说,中国的禁令"将减少可回收利用物品的终端市场,我们需要能够在境内进行回收,这一点更重要。"  史密斯说,该厂是该国第一家能够将PET瓶回收并将其制作成食品级材料的工厂,能够回收该国75%的PET废料。该项目的资金包括400万新西兰元(298万美元)的政府补助。  史密斯说:除了增加当地的供应量,解决需求问题同样重要,新西兰制造商也需要使用更多的再生材料。 (来自:塑料新闻中国)

Bagaria表示,美国回收商长期依赖出口来处理该国产生的大部分废旧塑料,而过度依赖出口导致了美国塑料回收基础设施落后于整体需求。

Weiner认为,似乎中国政府官员关注的焦点并不是进口商品的质量,而是国内工业对于进口国外优质废料的需求。她说:"有趣的是,焦点似乎不在于进口商品问题,而是国内加工问题,值得再揣摩揣摩。"

她说道:我们的大部分客户都迁至东南亚,但我发现一个趋势,那就是更多的中国企业对向美国投资有兴趣。

Bagaria指出,这一事实证明,产生废旧塑料的国家需要自己负责加工和再利用,长期解决方案是生产废料的国家必须对此负责。

市场传闻称中国可能会禁止或严格限制进口回收材料,而且废塑料可能首当其冲,对此,美国一家回收协会表示会增加关注。

但数名与会者指出,如果美国要开始再生自己的废塑料,面临包括缺乏自我分拣文化在内的挑战。他们表示,由于需要在美国进行手工分拣,企业负担不起劳动力成本,这会给回收公司带来挑战。

图片 1

Weiner说:"我们认为,若全面禁令正式生效,则可能会减少价值56亿的贸易额,进而影响美国数以万计人就业,而且大批工厂会因此倒闭。"

HIS Markit公司的王斌利也指出国内的加工生产缺乏应有的关注。

中国“国门利剑”行动后,Far West采取了一些措施,通过降低其材料回收设备的速度来提高再生塑料包的质量,从而提升设备效率。此外,该公司还雇用了额外的工人把回收线上的污染物挑出来。

ISRI会长Robin Weiner一再表示,关于禁令的说法只是传言,但在欧洲废料循环协会5月底在香港举行的年度大会广泛流传。Weiner与 ISRI其他高管出席了该论坛。

他说:制品企业表示,相比国内,他们更愿意使用进口的再生颗粒。即使花费更多。每一批材料的质量不稳定。这是个问题。

他说:“虽然塑料行业长期以来一直在宣传其再生材料的价值,但将大量塑料废料出口至海外一举则给客户传递了错误的信息!如果塑料废料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是宝贵的材料,那么对于美国来说也应如此。”

ISRI认为传言起源于4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的高级小组座谈上作出的公告,其呼吁采取更严格的措施限制进口废物,并且提出了健康和环境问题。中国一些回收行业官员也解释说,该公告是引发进口禁令的主导因素。

他估计,国内的回收行业可能需要五年的时间来发展。

中国作为最大的废塑料进口国,在出台“禁废令”之后,对世界废塑料的影响深远,欧美等国家的废塑料被中国拒绝进口后,快速选择出口东南亚市场,近期也传出马来西亚、印尼等国拒绝进口固废的消息。

Adler表示,ISRI获悉,禁令期限基本都超过5年,而从2018年1月开始,塑料可能会首当其冲,一两年以后,将是混合金属,紧接着三五年后就是高价值金属。

他表示,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大量的资源。他说:首先,中国政府需向(公众)进行分类垃圾的国民教育普及。他们还需要对国内的废品回收行业进行投资。只有这样,行业才能健康发展。

由此可见,中国禁止“洋垃圾”入境的政策不仅大幅提升了国内固废企业处理本国固体废物的能力,同时也倒逼全球固体废物循环利用产业的发展和相关技术的进步,为全球生态安全作出贡献。

Weiner还表示,中国环保部将主导新规定文本的编制,但是ISRI无法与该机构进行会谈。

他说道:我现在接到很多中国的订单。我们必须迅速提升产能,让我们能够平衡国内和中国的市场。在今年2月,我有了我的第一个中国客户。现在我有四个。此次大会的收获远远超出了预期。

与GDB一样,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的Far West Recycling公司在过去也是主要依赖亚洲来处理这些材料。该公司首执行官KeithRistau表示,他理解为什么中国在抱怨受污染的材料后出台废料进口禁令。

他表示,回收行业正转向其他国家为出口地,包括东南亚、印度次大陆、拉丁美洲和中东市场。但是,ISRI认为,这些市场很难轻易取代中国的位置,而且任何一项禁令都会对美国工业产生重大影响。ISRI正携手美国政府以及欧洲各回收组织,将与中国的贸易合作提上日程,筹划对策。

他说道:就在过去的半年里,很多中国人把工厂搬到了马来西亚。生意都不错。

这些举措为FarWest带来了更加优质的塑料包并被其出售给美国国内的塑料回收商。这些回收商对于污染的容忍度历来比亚洲买家更低。在中国实施“国门利剑”行动之前,该公司的大部分塑料都出口到了中国。Ristau说,如今这类材料全都被美国国内市场消化掉了。

她接着说,中国可能也正尝试推动国内废料收集行业的发展。

与此同时,那些向中国出口废料的国家必须越来越依靠自己来处理废料问题。他说道:我认为这是一件极好的事。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GDB对于将再生塑料大批出口至中国进行进一步加工感到非常满意。在中国实施进口禁令后,塑料回收加工业务则转移到其他东南亚国家,但好景不长,在这些国家在遭遇废料数量激增带来的种种问题之后,如今也开始限制废料进口。

ISRI认为,"国剑"活动与中国2013年针对废料进口的"绿篱"行动相似,但禁令可能会不同。ISRI首席经济学家Joe Pickard说:"更多的传闻表明此次禁令可能会更加严厉。"

尤瑟夫表示,美国回收商使用的自动化系统仍然不如人工分拣。他建议在发展更好的自动化解决方案上付出努力。

本文由关于我们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市场传闻称中国可能会禁止或严格限制进口回收材料,美国回收商长期依赖出口来处理该国产生的大部分废旧塑料